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金融科技——壟斷式創新

分享到:
2020-06-10 瀏覽:2493


難以解釋的新現象

我們觀察到,一些成熟的金融科技有一個共性,即所謂的贏者通吃。比如,移動支付就是由兩家巨頭壟斷,他們加在一起占據了市場份額 90% 以上。再比如信用評估,信用是金融領域很重要的信息,也有一些信用相關的產品。歐美很多國家對于信用的評估,或依賴于政府支持的信用體系或是私營征信局,中國有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通常在一個國家,信用信息的來源并不多,大概 1-3 個,呈現出壟斷狀態。總體上看,這個領域能看到的權威信息源并不多,似乎也說明了贏者通吃這個現象。

為什么在金融科技領域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基于觀察我們有了進一步的思考,并提出一個概念:“壟斷式創新”。這個概念是相對于顛覆式創新而言的,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金融科技的一些發展新趨勢。

壟斷和創新被放在一起的討論很多,但通常是作為對立的兩端進行的。在金融科技領域,大家應該都很熟悉 Paypal。Paypal 剛剛誕生時,是一個小創新團隊產生的產品,沒有壟斷能力,但很快在美國甚至是全世界,在一定范圍內獲得了壟斷力。這種壟斷力的獲得是借助另外一個大平臺 ebay。

小產品迅速成為壟斷力的創新產品,過去一些創新領域現象相比,其發展似乎有其獨特性。我們嘗試著去思考想給出一些新的解釋。當然,我們提出“壟斷式創新”并不是鼓勵壟斷,各國都有反壟斷法,壟斷會帶來一些不利于經濟發展的負面因素,這是我們一定要回避的問題。

壟斷式創新和顛覆式創新,兩者有著截然不同的機制。

在梳理大量案例后,克里斯滕森創新性地提出“顛覆式創新”的概念。克里斯滕森觀察到市場上有很多有趣的例子,一些小企業的性能較差的產品不斷發展,從而顛覆一個大企業的性能占優的產品,這背后的激勵是什么?

克里斯滕森發現了其中一個關鍵秘密:市場對產品的功能和需求,可能只是維持在一個中位水平。

大公司擁有領先的產品,在自己領先產品的基礎上不斷投入資金和人力去研發,產品功能不斷提高達到高位。而一個小公司擁有的可能是一個低端產品,但也在不斷發展,但受制于財力、物力和人力,小公司的低端品可能永遠趕不上大公司的高端品。但一旦小公司的低端產品,滿足市場上處于中位的產品需求,就可以顛覆大公司領先的產品。

小公司提供的產品功能雖然會差一點,但價格便宜,關鍵是可以滿足市場上對于位于中位的產品需求,這是克里斯滕森發現的顛覆式創新的核心秘密。

然而,我們覺得顛覆式創新的機制,并不能完全解釋很多金融科技領域里的新現象、新業態。比如,顛覆式創新描述的,是一個低端產品不斷去蠶食高端產品所擁有市場規模的過程。然而,在金融科技領域,我們看到的并非如此。Paypal、微信支付、支付寶似乎在一夜之間就取得了市場壟斷力,同時它們也不是作為一個低端產品出現在市場戰勝高端產品。

我們需要一個新視角去理解金融科技領域的一些創新現象。因此,我們提出與克里斯滕森顛覆式創新不同的理念。



“壟斷式創新”的核心是共識

我們認為,在金融領域或者說很多細分金融領域,市場對金融產品的需求維持在一個高位,我們稱之為“共識需求”。

我們可以從不同角度去理解金融。一個有價值的角度就是共識。字典對共識的定義是被人們普遍接受的觀點。比如,在遠古,當人們進行物物交換時感覺不方便,需要貨幣,于是大家的共識是可以用貝殼作為交換的中介,貝殼就成為了共識。之后出現的紙幣也獲得了市場共識,所有的市場參與者都普遍接受這張紙幣可以作為交易的中介。

今天,我們用的一些電子支付手段也獲得了市場共識。在很多金融領域,市場對共識的需求不是維持在一個中位水平,而是高高在上。金融本質是抽象的,作為交易載體的貨幣,具有抽象屬性。商品的種類可以很多,但商品都是通過抽象的貨幣完成的交易,共識也具有這樣的抽象屬性。

從經濟學角度出發,我們認為,共識可以降低市場摩擦,缺乏共識就會增加交易成本。很多小企業申請貸款時,由于缺乏對其信用評估獲得市場共識的有效手段,銀行很難了解小企業的信用狀態,只能定很高的利率。過高的利率可能就是缺乏對信用的共識帶來的交易成本。

對比克里斯滕森提出的顛覆式創新,我們認為,在金融科技領域出現的壟斷式創新的核心基礎,就是金融需要處于高位的市場共識,由于市場共識會孕育贏者通吃技術。

在電子商務發展早期,消費者不習慣在網絡上把資金轉給素未謀面的第三方,導致交易很難進行。直到以 Paypal 為代表的中介支付手段出現,獲得了市場共識,電子商務才蓬勃發展起來。

在電子商務領域,人們對于獲得共識的交易手段的需求處在一個高位,不是某個市場領域需要,所有的市場參與者都需要一種被普遍接受的第三方支持交易手段,共識孕育了贏者通吃新金融科技的技術,這是從需求側進行分析的結果。

共識是金融的一個核心特征,并非所有行業都需要共識:一個城市的餐飲業就未必有共識,市場不需要所有北京人都喜歡吃烤鴨、都喜歡喝豆汁,還有人喜歡吃川菜。很有可能在餐飲業沒有共識,而在金融很多領域,我們認為共識是一個核心特征。

從供給側角度分析,金融本身是一種信息產品,信息產品的邊際生產成本約等于零,這是經濟學的一個基本概念,也是金融的一個核心特征。生產汽車面對的邊際生產成本是一個U形曲線,隨著生產規模的增加,邊際生產成本下降。然而任何一個生產系統都有飽和的狀態,當超過這個飽和狀態時,邊際生產成本會快速增長,這就限制了生產物理產品的一些廠商快速壟斷市場。

而信息產品的邊際生產成本幾乎為零。一本電子書在生產初期可能成本很高,一旦有了電子書再復制一份,邊際生產成本很低。金融科技產生的很多產品和服務都是信息產品,約等于零的邊際生產成本,從供給側保障了贏者通吃的可能性。

經過需求側和供給側的分析,壟斷式創新很有可能是這個時代看到金融科技發展新趨勢的一個新特點。金融科技是技術賦能的交易模式,這種新的交易模式產生信息產品,核心價值是促進市場共識、降低市場摩擦。我們稱之為壟斷式創新的金融科技新發展有一些新特征。



開放式創新系統

回到銀行內部,一個新的金融科技項目,應該是業務部門主導還是人工智能部門主導?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有時候會看到,在一些銀行內部這兩個部門在打架,人工智能部門也想做金融科技創新,業務部門也提出金融科技創新。

我認為應該是業務部門主導,而大數據部門、人工智能部門應該提供 AI 服務,扮演內部支持和服務的角色。人工智能、大數據服務,未來在銀行業,應該像電一樣成為基礎設施,使用算法、計算能力、存儲能力、數據處理能力,應該是銀行內部的基礎設施,向業務部門提供,然后業務部門按照流量給大數據部門、人工智能部門付費。這種治理模式比較適合金融科技壟斷式創新的發展。

聽到壟斷式創新這個詞,銀行業特別是大銀行應該思考這是一個發展契機。很多大銀行具備市場規模,積累大量客戶數據,具備市場影響力,善于利用這些數據能夠做出具有市場壟斷力的金融科技的創新,但前提是必須做好內部的創新管理。

但壟斷式創新并不是剝奪了小企業、個人創新的機會,政策制定者應該思考如何建立一個有效的創新生態系統。

很多數據今天都是在大企業里面,政府是否考慮在一部分數據以某種形式脫敏、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向市場開放,和大企業合作,鼓勵開放式創新,讓很多小企業創新團隊獲得局部數據之后進行研究,用算法進行商業計算,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展現給大企業,讓大企業用更大體量的數據商業化。我認為,這樣的合作模式可以更好促進金融科技創新的發展。

同時,我們必須要回避壟斷有可能帶來的負面因素。我們提出這個詞,也是希望讓大家對于如何創造出來負責任的 AI 引起高度重視。負責任的 AI 近年來是被廣泛熱議,不同組織對什么是負責任的 AI 有自己的定義,我認為以下幾個標準很重要。

首先,AI 要保障而不是剝奪人的自主,AI 目的是為了社會利益最大化,AI 應該是透明的,一個銀行建立了智能投顧,應該告訴消費者是通過分析過去的數據才對顧客進行了推介,顧客有權利參與或不參與。其次,AI 也應是公正的,所有人應該都有平等的機會享受技術發展帶來的價值。






  文/徐心 張曉泉

  徐心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管委會副主任

  張曉泉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教授、副院長

內容來源|經濟觀察報記者陳伊凡整理自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2020年校友論壇演講






芭蕉影视app_芭蕉花视频_芭蕉视濒_芭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