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央行發布并詳解數字人民幣白皮書

分享到:
2021-09-07 瀏覽:92

近日,央行發布《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首次面向國內和全球系統披露數字人民幣研發情況。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人民銀行貨幣金銀局局長羅銳、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人民銀行貨幣金銀局副局長陳建新同日在央行召開的媒體吹風會上對《白皮書》與數字人民幣研發進展作出詳解。


1630977328936715.png

 

范一飛指出,研發數字人民幣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和豐富政策內涵。一是助力數字經濟發展的需要。二是支撐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建設的需要。三是積極參與國際金融改革和協調對話的需要。范一飛介紹,數字人民幣堅持“安全普惠、創新易用、長期演進”設計理念,綜合考慮貨幣功能、市場需求、供應模式、技術支撐和成本收益確定設計原則,在貨幣特征、運營模式、錢包生態建設、合規責任、技術路線選擇、監管體系以及影響等方面形成了初步設計思路。

 

據悉,目前,參與數字人民幣研發的運營機構主要包括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郵儲銀行,移動和工行,聯通、電信和中行分別成立聯合項目組參與研發,螞蟻和騰訊兩家互聯網企業旗下網商和微眾銀行也參與研發。招商銀行近期亦已獲準加入。范一飛表示,當前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取得積極進展,也面臨一些壓力和挑戰。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按照“十四五”規劃部署,繼續穩妥推進數字人民幣研發試點,不預設推出時間表,重點做好以下領域工作:一是適時適度擴大試點范圍。進一步擴大試點應用場景覆蓋面,實現特定試點區域內的應用場景全覆蓋,打造數字人民幣生態體系。同時,結合研發試點工作實際擴大參研機構和試點測試地區范圍。二是研究完善相關制度。積極推進《中國人民銀行法》等法律法規的修訂。研究制定數字人民幣相關管理辦法,加強數字人民幣個人信息保護,建立健全數字人民幣運營系統全流程安全管理體系。三是加強重大問題研究。深化法定數字貨幣對貨幣政策、金融體系、金融穩定深層影響的研究評估,積極參與法定數字貨幣國際交流,以開放包容方式探討制定法定數字貨幣標準和規則,共同推動法定數字貨幣發展。

  

與實物現金、電子支付工具


長期共存并存對于數字人民幣的定位,羅銳表示,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于現金類支付憑證(M0),與實物人民幣一樣都是央行對公眾的負債,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經濟價值。《中國人民銀行法》授權人民銀行發行人民幣、管理人民幣流通。目前已公布的《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了“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字形式”。羅銳表示,從經濟價值看,數字人民幣與實物人民幣等價,具備貨幣的價值尺度、交易媒介、價值貯藏等基本功能。數字人民幣將與實物人民幣并行發行,人民銀行會對二者共同統計、協同分析、統籌管理。

 

“中國作為地域廣闊、人口眾多、多民族融合、區域發展差異大的國家,社會環境以及居民的支付習慣、年齡結構、安全性需求等因素決定了實物人民幣具有其他支付手段不可替代的特性。實物人民幣將與數字人民幣長期并存。”羅銳說。

對于數字人民幣與電子支付工具的關系,穆長春表示,數字人民幣與一般電子支付工具處于不同維度,既互補也有差異。數字人民幣將為公眾提供一種新的通用支付方式,可提高支付工具多樣性,有助于提升支付體系效率與安全。他進一步解釋,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于現金類支付憑證(M0),主要用于零售支付,以提升金融普惠水平為宗旨,可借鑒電子支付技術和經驗并對其形成有益補充。

 

在穆長春看來,雖然數字人民幣與現有的電子支付工具在支付功能上相似,但是數字人民幣也有自己的獨特優勢:一是數字人民幣是國家法定貨幣,是安全等級最高的資產;二是數字人民幣具有價值特征,可在不依賴銀行賬戶的前提下進行價值轉移,并支持離線交易,具有“支付即結算”特性。三是數字人民幣支持可控匿名,有利于保護個人隱私及用戶信息安全。

“與和實物人民幣之間的關系一樣,數字人民幣將和傳統電子支付工具長期并存。”穆長春說。技術路線:技術長期演進、實用高效

 

依法合規和安全便捷

 

貫穿數字人民幣設計框架對于數字貨幣的運營安全和隱私保護,范一飛表示,人民銀行高度重視數字人民幣體系的安全及隱私問題,把依法合規和安全便捷作為最重要的兩個設計原則,貫穿數字人民幣設計框架的各個層面。在安全性方面,一是規范數字人民幣及相關系統的設計、開發和運維操作流程全生命周期信息安全管理,實現不可重復花費、不可非法復制和偽造、交易不可篡改和抗抵賴等特性,初步建成多層次安全防護體系,保障數字人民幣運營系統滿足高安全性、高可用性、高可擴展性、高并發性、高易用性和業務連續性要求。二是初步完成構建多層次聯防聯控安全運營體系,建立信息安全管理制度體系,注重加強實戰訓練,為數字人民幣提供常態化的安全保障支持工作,加強應急演練與資源保障,有力提升防范突發風險應對能力。三是研究新安全技術提升數字人民幣安全水平,引入分布式數字身份、零信任等新興技術的研究和應用,強化個人隱私數據保護技術措施,提升用戶信任感和安全感。在隱私性方面,數字人民幣體系遵循“小額匿名、大額依法可溯”的原則,充分考慮現有電子支付體系下業務風險特征及信息處理邏輯,滿足公眾對小額匿名支付服務需求。同時,注重防范數字人民幣被用于電信詐騙、網絡賭博、洗錢等違法犯罪行為,確保相關交易符合反洗錢等要求。數字人民幣體系收集交易信息遵循“最少、必要”的原則,不過度收集,除法律法規有明確規定外,不提供給第三方或其他政府部門。人民銀行內部對數字人民幣相關信息設置“防火墻”,通過專人管理、業務隔離、分級授權、崗位制衡、內部審計等制度安排,嚴格落實信息安全及隱私保護管理,禁止任意查詢、使用。數字人民幣采取中心化管理、雙層運營在談到數字人民幣的運營體系時,陳建新解釋,數字人民幣采取中心化管理、雙層運營。

 

數字人民幣試點測試有序開展

 

金融服務普惠性提升2019年末以來,人民銀行遵循穩步、安全、可控、創新、實用原則,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及2022北京冬奧會場景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測試。2020年11月開始,增加上海、海南、長沙、西安、青島、大連6個新的試點地區。根據《白皮書》,截至2021年6月30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132萬個,覆蓋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領域。開立個人錢包2087萬余個、對公錢包351萬余個,累計交易筆數7075萬余筆、金額約345億元。“在一些地區開展了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實現了不同場景的真實用戶試點測試和分批次大規模集中測試,驗證了數字人民幣業務技術設計及系統穩定性、產品易用性和場景適用性,增進了社會公眾對數字人民幣設計理念的理解。”《白皮書》如是總結。除了日常的消費場景,央行還在持續探索數字人民幣的應用模式創新。例如,為彌合“數字鴻溝”,探索推出智能可視卡。“硬錢包基于安全芯片等技術實現數字人民幣相關功能,依托IC卡、可穿戴設備、物聯網設備等為用戶提供服務,有助于解決老年人、殘障人士等特定群體操作智能手機不便問題。”羅銳介紹。他表示,數字人民幣錢包設計便于線上線下全場景應用,滿足用戶多主體、多層次、多類別、多形態的差異化需求,避免因“數字鴻溝”帶來的使用障礙。在未來的數字人民幣產品設計中,還將充分考慮特定群體的現實需求,通過多種技術手段,降低使用難度。

 

附:《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全文鏈接

http://www.pbc.gov.cn/goutongjiaoliu/113456/113469/4293590/index.html

 

本文來源:金融時報公眾號

免責聲明:所載內容來源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公開渠道,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僅供參考、交流等非商業目的。轉載的稿件版權歸原作者和機構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芭蕉影视app_芭蕉花视频_芭蕉视濒_芭蕉视频